茶音LuLu的时光小栈

图库——这里记载着我画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偶尔放放同人文XD

《二日游》01


荣耀大陆上,雪纷纷扬扬下着,荒芜的雪原之上,迎风站立的君莫笑肩头扛着千机伞,没有表情的脸默默看着站在他身前的人。

蓝桥春雪手持长剑,风掠过他平静的眼睛,雪落在他紧绷的肩膀,蓝色的长衣在风雪中翻飞。

对峙许久,蓝桥春雪首先动了,急速前进,挥起长剑斩向君莫笑,君莫笑轻轻一闪,不露痕迹躲过了攻击,随后三发反坦克炮轰上,蓝桥春雪连忙后退,侧身避开。君莫笑冲上,手腕一抖,千机伞变为两把机枪,君莫笑双手各持一把,风驰电掣地追着蓝桥春雪一通扫射。

君莫笑很难缠,蓝桥春雪甩不开他,两个人在雪地中跑了长长一段,“砰砰”声不绝于耳。不断的扫射中,蓝桥春雪的血量持续下降,很快,15%的生命消耗殆尽,君莫笑已然逼近蓝桥春雪,眼看就要近身,蓝桥春雪蓦然转身,剑光闪过,竟是杀了君莫笑一个回马枪!血喷涌而出,在漫天飞雪中划出一道绚烂的血花,君莫笑向后一翻,避开了蓝桥春雪的第二招剑击,紧接着受身操作,与此同时手也没闲着,迅速抛出了一枚手里剑,直朝蓝桥春雪胸膛而去,蓝桥春雪也没含糊,手起剑落斩开手里剑,同时一个拔刀斩给了君莫笑一个凌空追击,君莫笑中剑,蓝桥春雪没有放松,冲向君莫笑开始了密集而猛烈的攻击,拔刀斩,三段斩,银光落刃……能用的都用上了,恨不得用剑光将君莫笑吞没。

情况瞬间逆转,君莫笑的血量在蓝桥春雪急速且不停歇的剑光攻击中像漏斗似的哗哗掉着,蓝桥春雪一点没手软,技能轰上去完全没有保留,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抓住一次就绝不能放过。狂轰乱砍持续了一段时间,蓝桥春雪的动作突然滞了一下,揍得太尽兴,他忘了下一个要使用的技能还在冷却中,君莫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人还没起来,胳膊一抬,反坦克炮先行轰上,巨大的冲击力把蓝桥春雪轰出老远,连受身操作也来不及做,在雪地上一连翻了好几个跟头。视线里一片混乱,雪地和灰白的天空交错翻滚,还没等调整视线,一只手伸了过来,揪住他的衣领就把他按在了雪地里,蓝桥春雪来不及反应,接连不断的技能就招呼了过来。君莫笑看起来心情不错,并没有往死里揍,而是放慢了节奏,一招接着一招地换着技能,像是在炫技,看起来悠闲得很。这种嚣张的态度激恼了蓝桥春雪,他逮住一个空挡照着君莫笑的脸来了一拳,君莫笑竟然没有躲过,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身体歪向一边,蓝桥春雪赶紧翻身起来,第一个反应是踢掉了君莫笑手中的千机伞,这个武器可把他揍得够惨,不得不防,而没有了千机伞的君莫笑不过是个只有低阶技能的散人,理论上好对付一些,然而蓝桥春雪到底低估了君莫笑,在他踢飞千机伞的一瞬间,君莫笑也把蓝桥春雪的长剑扔得影子都找不着了。

两个赤手空拳的角色默默对视了一眼,君莫笑操着板砖丢了过来,蓝桥春雪不甘示弱,迎上去你一拳我一脚地肉搏了起来。

这真是荣耀大陆上的一大奇观,一个散人,一个剑客,扔掉武器互殴,活像街头混混闹事。君莫笑就不说了,那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在雪地里蹭得早没了形状,蓝桥春雪本是一袭深蓝色的长衣,平常立在那儿很是风姿卓越,这会儿也在厮打中变得惨不忍睹。互殴进行了两分钟,两分钟的时间里两个角色都在缓慢而持续地掉着血,君莫笑的血掉得还快一些,不知什么原因,他的攻击总是比蓝桥春雪慢上那么几拍,总是蓝桥春雪的攻击都招呼上来了,他才慢悠悠地反上那么一击。当然君莫笑不会坐以待毙,只剩8%的血量时,他终于爆发了小宇宙,一把抛沙险些致盲蓝桥春雪,强硬地打断了对方的攻击,并且一记膝击将他弹出老远。蓝桥春雪被弹开后顺势翻滚,落地后并不惋惜,反而有些庆幸,因为他落地的地方,正是他的长剑掉落之地。

有武器和没武器给人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蓝桥春雪拾起了长剑,顿时觉得有底气多了,再看君莫笑,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懊恼或者遗憾。蓝桥春雪没有多想,时间也不允许他多想,他没有犹豫,手持长剑直直刺了过去——

“噗”,意料之外,剑客的剑没有收到任何阻碍就穿过了君莫笑的身体,血喷涌了出来,生命不断下滑,蓝桥春雪眼睁睁看着君莫笑的血条义无反顾地朝着0%欢腾地奔去,很快,屏幕上闪出了两个大字:

荣耀!

 

电脑前的人定定地看着“荣耀”二字,半天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放在键盘上的手握了起来,越握越紧,变成了一个愤怒的拳头。

“你干什么啊?!”他冲另一台电脑前的人大吼。

被吼的那人盘着腿盘在椅子上,叼着根烟,掏了掏耳朵,满脸的不在乎,微微下垂的眼角让他显得有些没精神。“没什么啊,你赢了嘛。”

“你根本没认真打!”蓝河继续吼。

“我认真打的话你一分钟之内就挂了。”叶修认真地说。

“你……!”蓝河被噎得一口气没上来。不过他也没法反驳,叶修说的是大实话,想起那个跟自己水平差不多的绕岸垂杨,不就是分分钟被大神灭了么。大神这是心情好,耐着性子陪着他打了十分钟,不然他蓝河也是分分钟就挂了。大神都降低格调陪自己玩了,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理是这个理,可咋还觉得这么郁闷呢?

“算了,我出去透口气!”蓝河一甩手,冲出了房间。

离开冷飕飕的空调屋,扑面而来的燥热让蓝河一时间难以适应,从地面升起的热浪烤得人胳膊发烫,蓝河跑到小区里的便利店买了瓶冰镇矿泉水,拧开盖子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冰水从喉咙灌进肠胃,,一路清爽下去,舒服多了。

“真是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蓝河用手背擦着嘴角,开始想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