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音LuLu的时光小栈

图库——这里记载着我画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偶尔放放同人文XD

《二日游》03


虽然嚷着“我睡了”,但已经睡了六七个小时的蓝河并没有太多困意,蒙着头窝在被子里发呆,想着刚才大神说的话,总觉得不能当真。好在大神也没有继续纠缠,不多会儿,背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大神也爬床了,没过多久,平缓的呼吸声响起,大神睡着了。熬了一宿,不困才怪。

房间里拉着遮光窗帘,黑漆漆一片,空调带着微弱的“呼呼”声工作着,叶修的呼吸很有节奏,一吐一吸,跟催眠曲似的。蓝河被活活催出了睡意,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了,他索性翻了个身,也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中午,这次不是被喊醒,而是睡够了自然醒来。一睁眼,首先被刺眼的阳光闪个正着,有人把窗帘拉开了,正午的阳光直直地铺洒进来,晃得人眼花。蓝河半天才看清眼前的东西,原来是叶修叼着烟坐在蓝河床边,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从刚清醒时的茫然转变为惊愕。

“你干嘛?!!!”

蓝河被吓了一跳,“噌”的坐了起来,差点撞到叶修的脑袋。叶修不以为然,吐出一口烟:“正想叫你,你就醒了。”

哪有这么巧?蓝河不相信,“别吓我好吗!”他惊魂未定。

“这就被吓到了?胆子真小。”叶修笑。那笑容太可恶了,蓝河肯定他是故意的。一抹头,发现床边的电脑开着,屏幕上正是荣耀的游戏画面。

“你……?”蓝河想说的是“你又开游戏了?”叶修点点头,“闲着没事,就玩了一会儿。”大神的精力真不是盖的,他才睡了三四个小时吧?蓝河在心里吐槽,这时叶修指了指另一台电脑:“来一盘?”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明明是艳阳高照的酷暑季节,热得能让人淌出油来,叶修却选了一张白雪皑皑的雪地图,两个角色在纯白无瑕的雪地里激烈互殴,把美丽的雪原破坏得一塌糊涂。最终,蓝桥春雪在君莫笑胸口捅了个窟窿,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胜利。

赢是赢了,蓝河却并不很开心,叶修没有尽全力,这他很清楚,凭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跟大神势均力敌地打上十分钟?况且君莫笑把蓝桥春雪按在雪地里狂揍的那一段,怎么看都像是……

蓝河没好意思把“调戏”两个字蹦出来。他继续灌了几口矿泉水,在树荫下纳着凉。

“喂。”

垂下来的手腕被抓住了,从那人一头的汗珠可以看出,这位大神真的很不擅长体育运动,才跑了多远,就喘得跟什么似的。

“跑什么啊,老板娘叫我们吃午饭。”树影投在叶修的头发上,他的表情一片斑驳。

 

经过一上午的休息,兴欣的各位都起来了,一堆人围在桌前给蓝河接风。他们对这位客人的感情比较复杂,毕竟蓝河是蓝溪阁的人,既是五大高手之一又是第十区的会长,跟兴欣说起来是竞争对手,但这人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又是叶修专门请来的,兴欣众人也就没那么多敌对的情绪,包子还缠着蓝河问他什么星座,搞得蓝河很迷茫。

“小许啊,我听说你和这老不羞的在第十区的事了,真是不容易啊!”魏琛一把搂过蓝河的肩膀,很感慨很痛惜地说道。他作为蓝雨的前队长,对蓝溪阁的人总还是有一些偏爱,君莫笑在第十区搞出的幺蛾子,让各个公会吃了不少苦,三大公会之一的蓝溪阁自然逃脱不了这悲惨的命运。

“呃……”蓝河还没回话呢,就看叶修开启了嘲讽模式,对魏琛喷起了垃圾话:“什么老不羞,你年纪比我大多了,比猥琐你也比我强多了,你在蓝溪阁当卧底时干的缺德事还少吗?”

“你还好意思说,那不都是你指使的吗!”魏琛看叶修把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好像事不关己似的,立马回击。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互相揭底,把对方对蓝溪阁做过的卑鄙无耻的丑事揭了个干净,听得蓝河冷汗直流,觉得面前这两人简直是禽兽。

他在这尴尬着,陈果也尴尬着,这两老猥琐把兴欣的脸丢尽了,让她这个老板特别挂不住,“来来来,吃菜吃菜!”她赶紧制止他们的互喷。

这两人还算给老板面子,都闭上嘴不再废话。唐柔微笑着动着筷子,美丽又淑女;包子缠完了蓝河,又找罗辑闹去了,非要把一块鸡腿塞他嘴里,罗辑躲避不及,差点噎个半死;乔一帆和安文逸两个小年轻低调地坐在一边,偶尔讨论一下昨夜抢boss时的战况;莫凡像团空气,沉默不语地埋头吃菜;只有魏琛,安静了没多久又闹腾起来,抓着蓝河灌他酒,酒无非是啤酒,蓝河也没客气,很豪爽地干了几杯,他喝酒的时候叶修一直盯着他笑,看似不经意,目光却一直黏在蓝河身上,看得蓝河心里毛毛的。他以为大神是想自己敬他酒,于是端起酒杯站起身,朝向叶修:“喝一杯?”

蓝河听见旁边有吃吃的笑,貌似是兴欣的老板在捂着嘴偷笑,他正不明所以,就看叶修点点头:“好啊。”站起身,却一把拿过了蓝河的酒杯,一饮而尽。那霸气侧漏的,蓝河都惊呆了。

“喂,那是我的……!”

还没抗议完,只听“咚”的一声,叶修直直倒在了饭桌上,人事不醒。蓝河吓得脸都青了,“我我我”了半天,以为自己酒里有毒,把大神害死了,直到陈果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这人只是酒量太差而已,不用担心,蓝河才惊魂未定地放下心中石头。

拜叶修所赐,这顿饭吃得匆匆,饭后兴欣各人自由活动,有的出去溜达,比如包子魏琛,有的跑去训练室训练,比如罗辑乔一帆,还有的又回小区睡觉休息,蓝河本来没打算回去,但肩头扛个了昏迷不醒的叶修,他也没奈何,一路连拖带拽把叶修扛回了房间,对此陈果很不好意思,蓝河大老远的过来,不仅没好好招待人家,还让人家照顾这不靠谱的兴欣队长,这主人的面子往哪儿搁?

好在蓝河也不介意,把叶修扛回去后,他想把这醉成狗的大神放到床上,没想到大神是躺到床上了,却抓着他的胳膊不放。

“蓝河……”叶修迷迷糊糊的,赖皮似的就不放手。

“干嘛啊……”蓝河无奈,这大神怎么醉起酒来跟小孩儿似的,这真的是那个横扫职业圈的叶秋大神吗?再说了,自己都告诉他本名了,他还蓝河蓝河的叫,在现实中听自己的游戏ID真是有点耻。

“来兴欣吧……”得,大神还想着这出呢。蓝河可是个坚定的蓝雨粉丝,对蓝溪阁也是死心塌地,就算公会斗争让他心累不已,但他也绝不会离开蓝溪阁投奔兴欣的,这是原则问题。

蓝河是这样想,叶修却不会管,蓝河的“别想……”刚说出口,背后突然覆上了一个沉重的力量,两只手臂缠在腰间,下巴搁在肩窝,“来兴欣吧……”这次的声音近在耳边,呼出的气息挠得耳朵发痒,叶修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浓浓的醉意,蓝河有些不自在——这个距离,太近了。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