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音LuLu的时光小栈

图库——这里记载着我画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偶尔放放同人文XD

《二日游》05(完结)


早晨八点,估摸着张新杰要起床了,兴欣众人才打着哈欠一个个退出了游戏。这天晚上运气不错,一共抢到三个boss,收获颇丰,众人虽然累是累了点,但心情都很美丽,愉快地吃过早饭后,都成群结伙地休息去了。

叶修却是没下线,仍然摆弄着君莫笑不知在捣鼓什么,蓝河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君莫笑撑着千机伞慢悠悠地在一片雪地里转悠,像是在散步,细碎的雪花打着圈儿落在伞面上,很快就堆了薄薄一层。

“你在干嘛?”蓝河看不懂直接就问。

“你不觉得这个地方很有氛围吗?”叶修叼起了一根烟,平时的训练室因为有罗辑安文逸那些小年轻在,被陈果严厉要求禁烟,现在小年轻都走了,叶修也就堂而皇之地掏了烟出来。

“什么氛围?”蓝河不解。这个雪地场景他认得出来,就是昨天中午和君莫笑对战的地方,说实话,单看场景的话,也没什么特别。一片空旷的雪地,几件茅草小屋,几株矮斜小树,几块石头,没了,简单中还透着几分寂寥,非要说什么氛围,那就是寂寥的氛围。怎么,大神还喜欢上寂寥了?

对于蓝河的问题,叶修却没有回答,游戏里的君莫笑对君归日招了招手,蓝河知道这是让他过去的意思,可是过去干嘛呢?一起感受雪景的寂寥?

疑惑归疑惑,君归日还是迈着步子走到了君莫笑的身边,他没有伞也没有盾,雪花自然落了他一头一肩,蓝河也没在意,一点雪而已,对角色又没有任何伤害,随它去了。没想到君莫笑看他走近,竟把千机伞移了移,偌大的伞面把君归日也给遮了个严严实实,君莫笑几乎是紧贴着君归日,角色的视角转向他,直勾勾的。

游戏角色当然没有表情,但是蓝河看着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好像君莫笑把他看穿了,他的心中所想,一点儿也隐藏不了。蓝河转过头,把目光从电脑屏幕转向了身边的叶修,结果这人并没有看他,仍然盯着游戏里的君归日。

“跟着我打架是不是特别有意思?比你在蓝溪阁有意思多了吧?”叶修对着君归日说。

“……”蓝河无语了一下,这角色的主人就在旁边坐着呢,有话直接跟主人说不就得了,干嘛只对着角色啊。

蓝河也转回视角,想回话,却突然发现这问题不好回答啊!说有意思,不是长兴欣志气灭蓝溪阁威风吗!说没意思,那就是睁眼说瞎话,蓝河玩荣耀这么久了,可是第一次打架砍人这么爽的……在叶修的英明指挥下,那些个什么中草堂啊霸气雄图啊百花谷啊跟盘散沙似的,那能叫有指挥吗?那能叫有纪律吗?没有啊!统统没有啊!欺负起一堆虾兵蟹将,超级有快感啊!

蓝河这一想多,就过了回答问题的时间,再吭声就有点奇怪了,索性没回答,用一串省略号表达自己的心情。

叶修也不以为意,接着说:“说真的,你这种荣耀水平,我还带着你玩,你应该感到荣幸。”

“……能要点脸吗。”蓝河忍了十秒钟,还是没忍住。

“我说的不对?”叶修扬眉。

“……对对对,您说的对。大神愿意带我玩,真是我三生有幸。”

“知道我为什么带着你吗?”

“让我到兴欣给你们当保姆。”蓝河的心敞亮敞亮的。

“哎哟不错,这都看出来了,小伙子很聪明嘛。”

“……”

“其实也不只是这样啦。”

“还有什么?”

“你猜?”

“……”

“好吧,看在你跟我这么熟的面子上,我就告诉你吧。”说着叶修站起了身,蓝河正纳闷这货怎么不继续对着君归日说话了,就看叶修朝着他俯身下来,动作不快,但是蓝河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只觉得这人瞬间就贴到了自己面前,把脸颊贴在了他的脸颊上。

“我个人,希望你留在身边。”

 

蓝河的脑袋跟原子弹爆炸似的轰响。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直白的话语,蓝河要还是假装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他就不是单纯,而是蠢了。

但是,他该怎么回答呢?乱哄哄的脑袋让蓝河无法思考,也无法做出任何回应,他僵着脖子,直愣愣的。

“你什么时候回去?”

“啊?”突如其来的转折让蓝河整个人都茫然了。

“我问你,你什么时候回去?”叶修直起了身子,吐出一个烟圈,好似他刚才的举动就跟上街买菜一样普通,完全没什么可奇怪的。

“啊……下午两点半的火车……”蓝河实在没法适应这人跟戏法一样的变脸技术,愣愣地下意识回答叶修的问题。

“哦,下午啊,那行,回头我送你吧。”叶修又坐了下来,继续摆弄他的君莫笑,这把是在准备下线了。

“不用麻烦了……”蓝河既不是女生又不是小孩子,坐个火车还需要人送吗?况且刚才叶修的那句话,说实在的,蓝河没办法忽略,没办法当做没发生,这种心情下他都有点不大好意思面对叶修,更别提让他送自己去火车站了。

“你跟我客气什么!”

“谁跟你客气了……”

蓝河的抗议显然是无效的,认识这么久了,哪次他的抗议是有效的呢,在这位大神的掌控下,蓝河也就挣扎着扑腾几下,跑不掉的。

被叶修一路抓着手腕回到小区休息,在客厅碰到正在打闹的包子和罗辑,罗辑瞪着眼看着叶修拉着蓝河径直走近了卧室,包子则搞不清楚状况,说:“关系挺好的哈?”说完又去揉罗辑的头顶,罗辑气急败坏:“别闹了!我要去睡觉了!”一脚把包子踹开。

叶修把蓝河拉回卧室也没做什么特别的,说了几句就被子一裹睡觉去了,搞得蓝河一脸茫然,本来叶修这么“强硬”地拽他回来他还有点担心这货是要做什么,结果这货啥也没做,自顾自得跑去睡大觉了,把蓝河留一边任其胡思乱想。蓝河很是头痛地挠了会儿墙,最终决定什么也不想,该睡觉睡觉,该休息休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敌不动,我也不动。

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梦里全是君莫笑扛着千机伞在后面狂追自己,一会儿炮火一会儿子弹,打得蓝河狼狈至极,“你干嘛!”蓝河冲君莫笑喊,君莫笑却不回话,依旧执着地追打蓝河。很快,君莫笑逼近了,一个影分身术闪到了蓝河面前,那张没有表情的角色脸嘴角一勾,浮现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嘲讽的笑容。

蓝河被活生生吓醒了,他一头冷汗地坐了起来,紧接着,眼前的景象让他的冷汗持续不断地流淌着。

叶秋,这个荣耀大神,此刻,正气定神闲地躺在自己身边。如果蓝河没有坐起来而是躺着张开眼的话,那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叶修这近在咫尺的睡熟脸了。

一瞬间,蓝河以为自己要休克了。这家伙什么时候爬到自己床上的!他爬上来干嘛?!他不是应该在对面那张床的吗!!

短短的几秒钟,蓝河的心跳指数突破新高,肾上腺素飞快分泌,大脑严重缺氧。

好在只是几秒钟他就冷静了下来,大神还在睡着,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妥,是自己太紧张了。

小心翼翼地从大神身上绕过,爬下了床。深深地呼吸了几口,蓝河抓起自己的背包拔腿就跑。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他就是害怕,害怕待在房间里,害怕面对那个人,好像如果继续待下去,有什么东西就会改变了,有什么关系就会回不去了,而那种改变,是未知而危险的。

蓝河一路狂奔,奔出了小区,沿着街道奔到了大马路上。马路上车来车往,汽车尾气的味道和夏日阳光的灼晒让蓝河一阵头晕,好在这阵头晕也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中午一点不到,想着自己是下午两点半的火车,稍微吃个午饭就可以去火车站了。回兴欣吃饭?蓝河是不想了,也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人。可是不告而别似乎又不太礼貌,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啪啪啪给陈果发了个短信,告诉她自己要赶火车先走一步了。

陈果倒是豪爽,直接一个电话回过来了,问怎么回事,起码一起吃个午饭再走嘛。蓝河含含糊糊地找了些借口,陈果也没勉强,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也就让他走了。

 

坐在候车室的时候,蓝河还是恍恍惚惚,想着早晨叶修的举动,他的动作,他的言语,他贴在耳边略微沙哑的声音。还有那个梦,那个君莫笑一直在追逐自己的梦……蓝河清楚他对叶神是什么样的心情,从最初一波流的佩服,到争夺副本记录的无奈,到知道君莫笑身份后的妥协,到被抓去当公会保姆的无语和崩溃……大神的无耻确实让他愤恨,但是大神给予的信任却又是那么的……

列车开始检票了,甜美的女声在候车室里回荡,提醒着乘客不要错过班车。蓝河停止了回忆,手里攥着车票加入了检票的大军。人头攒动,人影重重,突然,一声大喝在候车室里响起:

“蓝河——!”

候车室里很嘈杂,但是这一嗓子声着实不小,想装作听不到都不行。蓝河额头冒出一滴汗,慢慢地转过头,看见叶修正大喘气地向自己跑来。

“走了怎么不叫我?不是说了会送你的吗?”叶修走近就直接抱怨上了,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衣服也不周整,整个人就是刚从被窝里蹿出来的模样。

“看你在睡觉所以……”蓝河没好意思说自己是故意躲着他的。

“我在睡觉你叫醒我不就行了。”叶修挂着张没精打采的脸却说着这样的话,蓝河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了。叶修的头发翘得厉害,看起来特别搞笑,原本尴尬的气氛被这搞得也尴尬不起来了,蓝河抬手理了理叶修的头发,说:“起来没梳头发?乱得很。”话未说完就被叶修一把抱住了。

这是在火车站,那叫一个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大庭广众之下,蓝河都懵了,刚想推开叶修,听见耳朵边传来低低一声:“好好考虑我的提议吧,博远。”

说完这句话,叶修把蓝河推开,一直推进检票的人流,蓝河愣愣地跟着人群向检票口移动,目光却停留在叶修身上。叶修朝他招招手,动了动嘴,离得远了听不清,但是唇形是:下次见。

蓝河用手挡住了脸,遮住了自己的表情。

                                                                                                  THE END

 

茶音的碎碎念:

首先,写这个故事是一个意外。这原本是叶蓝漫画的脚本,是的,我本来是想画成漫画的,但是,我没时间……如果画成漫画,大概三四十页,印成本子的话,我又没钱……我既想展现这个故事,又没钱没时间,只能写成小说了,写小说花费的时间比起画漫画来说还是少很多的。(我写小说的手速是一小时1500字,画漫画是一张至少3小时……)

第二,我为什么要写这个故事呢?叶蓝不足是主要原因,盗墓时期认识、知道的画手、写手要么不看全职,要么萌韩叶或喻黄,我没有CP洁癖,所以并不排斥韩叶,只是没什么人刷叶蓝的东西让我觉得非常空虚寂寞冷,所以决定自给自足了。此外,我想听叶神叫蓝河“博远”是另一大原因,我就是为了这两个字才铺垫那么多的啊!许博远真是个好名字不是吗?

最后,关于结尾,蓝河为什么要挡脸,我想,大家应该猜得出来吧?联想一下蓝河会是什么表情就知道了……我们要含蓄!含蓄!(咳,大家看完有什么感想可以告诉我哈~叶蓝的小伙伴让我们多多交流嘛~)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