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音LuLu的时光小栈

图库——这里记载着我画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偶尔放放同人文XD

《相聚有时》03

各人下午还有事,吃过午饭闲聊几句便准备散。蓝河把叶修送到门口,就看叶修理直气壮地朝自己伸出手。

“干嘛?”

“手机借我。”

“……”蓝河认命地掏出手机递给叶修,后者接过后头也不抬地翻通话记录,很快找到叶秋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是我,我打完招呼了,你在哪儿呢?过来接我。”

蓝河默默地把视线移开:原来这货对弟弟也这么不客气……

这边蓝河在心里嘀咕着,那边叶修还在电话里跟叶秋扯皮,似乎叶秋又在抱怨着什么,被叶修避重就轻地打哈哈糊弄过去。几分钟后,一脸不爽的叶秋过来把他哥领走了,临走前叶修朝蓝河挥了挥手:“晚上等我啊!”

“……”蓝河噎了一下,这话说的,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感觉自己不能往深处想,不然怎么想怎么糟糕,对付这种垃圾话,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不理不睬不深想的“三不”政策。

“……等你妹。”最终,蓝河对着叶修走远的身影低低地骂了一声,卷起袖子回去干活了。

 

被叶秋像领包裹一样领走的叶修并没有十分好运,在弟弟的强烈要求和逼迫下,不得已换上了西装,人模狗样地在谈判桌上跟生意伙伴打了一下午太极,刀光剑影,唇枪舌剑,十八般武艺样样都来,累是累了点,但更累的叶修也不是没经历过,当初跟轮回谈价时折腾的时间更长,耐着性子也就过去了。

等一切谈妥,已经是晚上八点,兄弟俩被生意伙伴拉着吃了顿大餐,叶秋不胜酒力,早早昏迷,叶修比较克制,基本没沾几滴酒,好歹清醒着把软成一滩稀泥的叶秋送回了酒店,给弟弟换了衣服擦了脸盖好被子,确定没什么事了才离开,招了辆出租直奔蓝雨俱乐部。

夏季天气变化大,白天还是阳光万里,晚上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车窗外一片朦胧,街边的路灯都是一串模糊的光圈。叶修没带伞,下了车一路小跑,远远看见蓝河站在大楼门口等他,双臂抱在一起,一手握着手机。不知是不是天气的缘故,蓝河的脸浸在一片阴影里,目光有些直,眼睛很久才眨一次。

叶修跑到他跟前,刚要说话,蓝河打断了他:“大神我求求你买个手机。”叶修一愣,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蓝河接着说:“打叶……秋的手机打得快没电了都没人接,还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

“咳,不好意思,晚上在应酬,估计没听见。”叶修挠头。

蓝河还是臭着脸。在联系不到叶修的这一两个小时里,蓝河都快暴躁了,虽然他知道这人这么大年纪了,应该不会出啥大事,但是理智也不能停止胡思乱想,这下着雨呢,真要出什么事了怎么办?

“等多久了?”看他不说话,叶修没话找话。

蓝河没搭理,他也不是生气,就是有些郁闷,郁闷这大神太不靠谱。

“生气了?这么小气?我不是也等过你吗?”叶修翻起了旧账,蓝河知道他说的是两年前在H市,叶修在小区门口等他的事。

“不是等不等的问题。”想到那次,蓝河的口气不禁松了些。

“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

一点诚意没有的道歉显然无法让蓝河满意,他眉头一皱,真想一甩胳膊走人,让这劳什子的大神自生自灭去,但看到这货头发衣服被雨淋得湿哒哒,还在往下滴水,终究没狠下心。

他转过身,说:“我带你去宿舍。”

蓝雨的职工宿舍条件不差,完全不输兴欣的根据地上林苑,每人一个房间,带独立卫浴,有热水有网络,生活方便。叶修进去后二话不说先去洗了个澡,蓝河从衣柜里给他找了件干净衣服放在卫生间门口,心里叨念这个大神实在够粗糙,来这儿竟然没带换洗衣服。

这着实是天大的冤枉,换洗衣服叶修带了两三套,不过都丢在酒店的行李箱里,有意的也好,无意的也罢,反正他坦坦然然地对蓝河说:“借你的衣服穿一下。”

等叶修洗好澡出来,蓝河正坐在床边拿手机上网,神情专注,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叶修擦擦头发,问:“看什么呢?”

蓝河抬起头,首先被叶修的打扮震了一下,他竟然裹着浴巾就出来了,也没穿蓝河放在门口的衣服,这人不经常锻炼,上身基本没有肌肉,看着有点惨,蓝河回了会儿神,才问:“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叶修搭在头上的手一滞,头发上的水珠落下几滴。他没动,也没说话。

“我刚上网查了,没看到说你手受伤的报道,但是中午喻队和黄少说的……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你没在意,没想到还往心里去了。”叶修很快就恢复了自然,若无其事地在蓝河身边坐下,继续揉着头发,等头发擦得差不多了,才再次开口,“也没什么,被倒下的广告牌砸了一下,没多大事。”叶修语气轻描谈写得很,实际情况则要严重得多,当时他是为了护着苏沐橙才受的伤,整条胳膊被砸得没知觉,苏沐橙被吓到了,直接在苏黎世的大街上抓着他的手哭了出来,后来还是喻文州张罗着把他送到了医院。

“怎么可能没事,职业选手不是很重视手的吗?”蓝河不相信叶修的话,稍微迟疑了下就抓起叶修的左手检查起来。叶修的手细长,骨节明显,由于常年宅着不见阳光,皮肤非常白,刚洗完澡还带着股氤氲的水汽,摸起来……蓝河形容不好,反正一言蔽之:手感很好。

“怎么样,好摸吗?”叶修看蓝河在自己手上又摸又掐的,忍不住开玩笑。

蓝河抬眼瞪了他一下,这时候还死不正经,心可真宽。他顺着叶修的手臂把整条胳膊按了一遍,没太用劲,力道适中,也没见叶修喊疼或难受什么的,真的没事?蓝河正这样想,却发现手下的皮肤在微微发颤。

“没事?”蓝河问。

“好吧……”既然被看出来了,叶修也不再隐瞒,把毛巾放到一边,“伤到了筋,有时候会手抖。”

蓝河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一时间没了言语。他知道对于电子竞技选手来说,手不稳意味着什么。转瞬之间他想了很多,叶修以后的道路,状态不好、手速下滑、被新兴选手超越……一代大神曾经光芒万丈,却毁自一块广告牌,这都叫什么事啊。

蓝河面色凝重,苦大仇深,叶修知道他想多了,伸手用手背拍拍蓝河的脸:“紧张什么,我已经退役了。”

言下之意是:我的手稳不稳已经没有关系了。

蓝河还是沉着脸,心里堵得很。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当事人屁颠屁颠的,他个外人瞎操心什么呢?可是捏着叶修好看又好摸的手,蓝河还是无法控制地想太多。

沉默在两人之间肆意流淌,连各自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叶修摇摇头,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模样,从换下的衣服里摸了一阵,掏出一张红色的折叠卡片,递给蓝河:“给你的。”

这个举动让蓝河很意外,好端端地送什么东西?他打量起这个红色的折叠卡片,一眼扫过去,上面硕大的“请帖”二字让他眼睛一花。

“……你要结婚?”半响蓝河才回过神来。

叶修沉稳地看着蓝河。

“和谁?”

“你觉得呢?”

“……苏、苏沐橙?”

“呵呵。”叶修笑而不语,起身给自己倒水去了。

蓝河如一块门板僵在原地,脑子里空空如也,仿佛有个人把他的脑子像舀冰淇淋一样的舀走了,剩个空空的壳。蓝河木然地盯着喜庆的请帖,请帖二字下面写着龙飞凤舞的“许博远亲启”,每一个字都像讽刺,蓝河无法自制地回忆起了两年前的夏天,叶修贴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个人,希望你留在身边。”

那终究是句玩笑罢了。

蓝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开请帖的,他感受不到自己的手,木然地看着它们动起来,覆上那薄薄的卡片,把它缓缓打开——

上面只有三个字,同样的龙飞凤舞:

逗。你。玩。

蓝河没有犹豫,一头撞在了墙上。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