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音LuLu的时光小栈

图库——这里记载着我画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偶尔放放同人文XD

《相聚有时》04


叶修的无聊让蓝河出离了愤怒,他一把扔下小卡片,“噌”得站起来朝叶修扑去,慢悠悠喝着水的叶修一看这架势,好家伙,赶紧把手里的杯子放桌上,做出防御的动作。蓝河冲上来,想给叶修几拳或掐一掐他的脖子,然而愤怒中的他忽略了一点,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叶修踩着潮湿湿的拖鞋,脚下滑得不行,蓝河这一猛虎扑食扑过来,叶修竟一个不稳向后倒去,蓝河前扑的动作止也止不住,后悔都来不及了,直接一个泰山压顶压在叶修身上,把叶修压了个头晕眼花。

等蓝河支起胳膊,身下的叶修正揉着被摔得生疼的后脑,“没想到你这么主动……”蓝河鸡皮疙瘩瞬间爆出三层,刚要起身,叶修一手抓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覆上了蓝河的后背,“这可是你自找的……”

蘑菇云再次在蓝河的脑中爆炸升腾,摧毁了他的理智,淹没了他的意识,他一蹦三尺高,“我去洗澡了!”完全不给叶修反应的时间,直接一个鲤鱼打滚从叶修的魔爪中挣脱,逃命似的奔向卫生间,把门甩得惊天响。说实在,叶修被他这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给吓到了,他没想到同为宅男的蓝河竟然可以发挥出奥运选手的潜能,百米冲刺也不过如此,一时间愣在当场,半天没从地板上起来。

“反应这么大……?”叶修摸摸鼻子,“我做得很过火吗?”他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沙沙水声,慢慢从地板上爬起来,继续把杯子里的水喝了,喝到一半,他想起来了个事儿,于是走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

里面没有回音,仍是沙沙的水声。

“我说,你带干净衣服进去了吗?”

仍然没有回音,但是叶修听到里面有人似乎趔趄了一下,不知碰到什么东西哗啦啦地掉了一地,接着是捡东西的声音,混在水声里一片混乱。

叶修忍不住想笑,他又敲了敲门,“你衣服都放在哪儿?我帮你拿。”

半响,里面传出闷闷的一声:“……在床旁边的柜子里。”

“好。”于是叶修翻起了柜子,“你要穿什么样的?随便拿行吗?”

“……行。”大老爷们毕竟没那么讲究,衣服能穿就行了,叶修找了套跟自己身上差不多的,卷一卷裹在一起,又走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我给你拿好了。”

“哦,谢谢。放门口就行……”最后一个字的音还没发完,叶修一拧手腕,直接把卫生间门打开了。

听到那令人心惊的“咔哒”一声,蓝河整个灵魂都脱臼了,鬼使神差的,他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背过身紧接着扯了块毛巾遮住自己的胯!

妈的,都是男人有什么好遮的!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蓝河不知道自个儿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他做完这套动作之后才发现这像极了被色狼偷窥的小姑娘。

他遮着自己的胯,全身僵硬得像个木乃伊,警惕地看着门口的叶修。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蓝河,没说什么,拿着蓝河的衣服走进来,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蓝河情急之下没有关花洒,热水还劈头盖脸地洒在他身上,把他的头发浇得乱七八糟,视线也被水流冲得模模糊糊,他看见叶修放下衣服后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朝自己走来。

不妙!大大的不妙!!

蓝河紧张得血液都沸腾了,一股热血冲向大脑,很快大脑被烧成了熟透的鸡蛋,浇在头上的水声让他产生了严重的耳鸣,像轰炸机在乱扔炮弹。他看见叶修动了动嘴,却连他说的一个字都听不清——这种闷罐头一样的状态让蓝河有些惊惧。

叶修淡定地伸出一只手,把花洒关了,沙沙的水声终于消停,叶修笑了笑:“这么紧张干嘛?”

蓝河张嘴想解释,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嗓子干哑得厉害。

“你以为我想干嘛?”叶修靠得更近了些,声音也放得更低了些,几近耳语的低喃让蓝河有些恍惚,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一些事情。

“……叶秋呢?”

“嗯?”叶修很意外这种时候蓝河还会提起别人,不过还是顺着回答了:“在酒店。”

“你不是说你们没地方住吗?”蓝河隐约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这让他又一次不敢深想了。

“我说过吗?”

这家伙!竟然赖皮!!

蓝河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叶修这摆明了是故意的,放着三星级的酒店不住,跑来蓝河这儿挤职工宿舍,要说没有狼子野心鬼都不信,太险恶了!太猥琐了!!

如今这又险恶又猥琐的家伙就在眼前,俩人近得都快脸贴脸了,说不紧张不忐忑是假的,蓝河两个太阳穴跟火烧似的,马上就要烧了个对穿。

“博远,我以前让你考虑的问题,你考虑清楚了吗?”

他妈的现在脑子都不是脑子了你还来考验我记忆力?人性呢?良知呢?爱与正义呢?都他妈喂狗了??

神志不清的蓝河在心里爆起了粗,说真的他不常骂人,但面对这尊大神理智和尊敬真的完全没有必要。

他艰难地在贫瘠的理智里寻找叶修要的答案,过了很久,才刨出一个线头:“你说……让我去兴欣的事?”

“那也是一点,不过现在公会那边有伍晨和老魏在,你去不去差不多,你愿意去当然更好。”叶修毫无愧疚地在蓝雨的职工宿舍里挖起了蓝溪阁的墙角。

“我不会去的。”蓝河的意志依旧坚定。

“好,不去就不去。”

“……啊?”刚“啊”完蓝河就想抽自己一巴掌,自己是有多受虐狂,对方不逼迫了反而还不习惯了,这都什么烂毛病。

“我让你考虑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接下来的话蓝河没有说完,他直观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行动派”,行动派的大神做事果然是有一套的,直接用同样的动作让蓝河回想起来了。

“我个人,希望你留在身边。”

同样的话语,时隔两年,再次回响在蓝河耳畔。叶修的嘴唇贴在蓝河脸颊,像一个很浅的吻。“你考虑清楚了吗?”

蓝河很希望自己是一尊雕像,或是一块木头,这样就可以对叶修的言语无动于衷,但很可惜,他不是,所以他只能拼命搅动浆糊一样的脑汁,来思索应该怎么回答。

“我已经等了两年,时间足够了吧?”叶修一手撑着墙,一手绕过蓝河的腰,按在他的脊背上,蓝河身上还残留着没冲干净的沐浴乳,这让他的皮肤摸起来滑溜溜,像条鱼,叶修的手就顺着滑溜溜的脊柱继续往下滑,眼看就要越界,蓝河眼疾手快地按住了叶修的手。

他原本两手拿着毛巾遮胯,现在一只手一松毛巾就滑下了一半,到底是这种情况更糟糕还是让叶修上下其手更糟糕蓝河已经没办法思考了,他死死按住叶修的手不让它乱动,半天憋出一句话:“我……我还没想好。”

“还没想好?”叶修笑,“不行,这考虑期也太长了点,不带这么玩的,我要收费。”

收费?好好好要钱是吧?我给你就是了,你要多少我去翻翻钱包……蓝河很傻很天真地想,不过这个真傻很天真的想法很快就被连根拔起,渣都不剩。

叶修掰过蓝河的脸,堵上了他的嘴巴。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