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音LuLu的时光小栈

图库——这里记载着我画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偶尔放放同人文XD

《相聚有时》07(完结)

【完结福利】

久等了……这一章真的拖了好久……字数也爆了(近五千字,都可以拆成两章了……)咳,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支持!我来搞个完结福利好啦~因为是七章完结嘛,所以抽这篇文评论下的前七名送明信片好了~有叶蓝和蓝桥春雪两种选择,稍后把地址私信我,印出来了立马寄!大概在国庆节之后!(我说不会评论不到七人吧?那我就把明信片私吞了!)


叶秋握着咖啡杯,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

叶修一如既往地没精打采,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抓着汉堡往嘴里塞,眼睛偶尔往身边的人瞟一下,似有似无的。被瞟的那人坐得端端正正,一板一眼地啃着油条,见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都在看自己,忙不迭地端起豆浆喝了一口,用豆浆杯遮住不太自然的神色。

一大清早的KFC里,上演着这么一出尴尬的哑剧。

叶秋不清楚他哥跟蓝雨的工作人员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影响他看出两人间的不同寻常,明明昨天见面时还挺普通的,怎么今天一看……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呢?

从叶修脸上是看不出任何端倪的,叶秋只好把探寻的目光投向蓝河,这位小年轻一看就涉世未深,被叶秋盯着才一会儿耳朵就红了,很快连脸色都有些不正常。

“我说你,盯着别人看什么呢?”叶修把手伸到叶秋和蓝河之间摇了摇,阻断弟弟的视线。

“看看不行啊?”

“不行,我的东西不准抢。”

“你的东西?”叶秋皱眉,这是什么修辞?

“是啊,他已经被我承包了。”叶修用才抓过汉堡的手摸到蓝河的一只手,大大咧咧地往桌子上一放,两人的手覆在一起,赤裸裸地向叶秋摊牌了。

蓝河震惊了,他正好好吃着饭呢,完全没想到叶修来这一出,手直想往回抽;叶秋也震惊了,他瞠目结舌地望着那两只手,感觉自己被闪电劈裂了语言中枢,丧失了表达能力。

“你……我……他……”叶秋的手指颤抖着,杯子里的咖啡快洒了一半。

“很惊讶?”叶修说。

废话!!叶秋在心里吼。

“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你回去不要打小报告啊,当然——”叶修松开蓝河的手,从他盘子里捏了根油条,慢吞吞吃了,“你告诉家里也没事。”

叶秋真真的无语了,他颤抖了一会儿,终究稳住了手,低头抿了口咖啡,压压惊,随后从嗓子里挤出一句:“……你还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

“呵呵。”叶修笑,他干不出来的事当然有,不过说出来估计叶秋要喷他一脸,决定还是不要残害弟弟了。

蓝河在一边默默的,直觉告诉他这时候最好不要乱说话,免得言多必失。昨晚他对叶修说出“Good Game”时就料到了这一刻,只是没想到这一刻来得这样快,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叶秋自己郁闷了一会儿,纠结了一会儿,终于把气顺通了,重新坐正了身体,抬眼看了一下蓝河,又看了一眼叶修。

虽然叶秋和叶修之间有太多的不同,但到底是双胞胎兄弟,一样的DNA,赋予了他们部分相似的喜好。从叶秋的角度来看,尽管没有太多接触,但眼前这位蓝雨的工作人员让他有种莫名的好感,这人看起来踏实,稳重,脾气也不错——起码能受得了他哥的人脾气应该都不错。

叶秋完全不反感蓝河,甚至觉得蓝河挺好的,唯一的问题只是他的性别。不过这个年代了,除了一些年纪大的老顽固,一般人对这事儿也不是特别不能接受。

“算了算了,从你干出为打游戏离家出走那一码事开始,我就不该对你的事情惊讶,你什么都干的出来。”叶秋自暴自弃,“起码告诉我,你喜欢他什么地方?”

这个“他”指的是蓝河,而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蓝河也很好奇。

“什么地方?我想想啊。”叶修把油条吃完了,托着下巴,貌似陷入了回忆。他俩最早的交集来自于蓝河的18个好友申请,这锲而不舍的精神让本想无视的叶修最终同意添加好友,随后一起刷副本、打材料、买卖攻略……开启了君莫笑在第十区的腥风血雨。最初,蓝河在叶修眼里不过是跟其他公会会长一样的存在,为了公会利益接近他,拉拢他,没有什么特别,顶多因为拒绝一线峡谷的攻略而让叶修对其有了“守信用讲原则”的好印象,直到兴欣组建公会,蓝河跑来当卧底却被叶修抓个正着,随后任劳任怨地当了几天兴欣公会的保姆,才让叶修觉得,蓝河很有管理才能,很有责任感,更重要的是,人品值得保障,可以信赖。

在那之后,叶修找蓝河私聊过一次,询问他被揭穿身份后还留在兴欣的原因,蓝河没想隐瞒,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叶修,关于他对公会斗争的厌烦,对消极工作的愧疚,对蓝溪阁和兴欣复杂的感情,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叶修没有安慰他,更没有说任何漂亮话,而是直白地告诉蓝河:这些都是俱乐部公会发展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有利有弊,无法避免,如何平衡看个人的取舍;此外,叶修还给蓝河传授了很多管理方面的经验,洋洋洒洒几千字,凭他的手速几乎不带停的,很快就铺满了整个聊天窗口。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久,久到窗外的天空泛起了白,新的一天开始。对叶修来说,也就是在那次聊天中,网络对面的那个蓝溪阁第十区会长的形象才逐渐丰满起来,才有血有肉,有喜有愁,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当叶修带领兴欣赢得挑战赛,杀入职业联赛,他们之间的交流日渐减少,可每次叶修在网游里遇见蓝河,他依然是当初的样子,勤勤恳恳,认真负责,明知敌不过叶修敌不过兴欣还是尽自己的一份力守卫蓝溪阁……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这样很好,这样就很好。

他一直在那里,就算自己退役了,离开了,回到网游的时候,依然能看到熟悉的面孔。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曲曲折折,实在没有必要告诉叶秋这样的荣耀外行人。

“他哪儿都好,没有不好的地方。”叶修如此总结。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蓝河捂了下心脏,那里的跳动不太正常。

“这算什么回答……”叶秋嘟囔了几句,用勺子搅动了下咖啡,却也没有深究,他这个哥哥对很多事情都无所谓,可对真正喜欢的、追求的东西的认真却是无容置疑,叶秋根本不需要怀疑,他的目光偏向别处,“我不管了,随便你吧。就提醒一句,这事儿要是被爸知道了,够呛。”他转回头诚恳地对蓝河说:“要是他被我爸打死了,你记得去给他收尸。”

 

叶秋的一番话让蓝河心惊肉跳,当事人却心宽得很,吃过早饭就没事人一样跟着叶秋谈合同去了。昨晚两人折腾到半夜,根本没怎么睡,蓝河有点担心叶修会不会太累,叶修倒是摆摆手,没精神的脸上继续没精神:“放心吧,没事,今天我尽量早点回来,你要是困了就回去补个觉。”

蓝河确实挺困的,不仅困,他浑身还各种不对劲,于是目送完叶家兄弟后火速回宿舍闷头大睡,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起来给春易老发了条短信,大意是今天有点事,想请一回假。蓝河这位全勤好员工很少请假,春易老问了下缘由就同意了。

睡饱了的蓝河换好衣服去市中心逛了逛,他平日不怎么逛街,一到商场,才想起来除了既定要买给叶修的东西,自己也有很多日用品需要购置,不知不觉在里面待了很久,东看看西看看,左挑挑右挑挑,拎了两大包的东西回去。走到蓝雨俱乐部时正值傍晚,天色有些暗,空气里带着一丝潮湿的水汽,前一天才下过雨,被雨水洗刷后的城市干净清新许多。蓝河老远看见叶修杵在门口在跟什么人说着话,走近了才发现那竟然是喻文州。

“小许回来了啊。”喻文州看见了蓝河,主动打起了招呼。

蓝河受宠若惊,连忙上前点头微笑:“喻队好。”

“你这是去哪儿了?”

“到市中心买点东西。你们呢?怎么站在门口?”

“下午训练结束,我正要出去就碰上叶修了,刚聊几句。”喻文州说,“我也挺好奇呢,他怎么专程跑来找你了。”

“我这几天住博远这儿啊。”叶修理所当然地解释。

“嗯?”敏锐的喻文州觉察出了一丝味道,“你们……?”他的视线在叶修和蓝河之间漂移。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叶修依旧大方承认。

“你太会挖墙脚了。”了然于胸的喻文州笑道。

“好意思说我,你还吃窝边草呢。”叶修说。

蓝河两边厢看看,有点插不上话。喻文州没有和叶修深入探讨窝边草的问题,转头对蓝河微笑:“既然是东道主,你不如带叶修出去逛逛好了?这附近有一条商业街,晚上的夜市很好玩。”

蓝河看向叶修,不知他是否感兴趣,叶修却是点点头,“好啊,以前来G市都是比赛,没怎么好好玩过,那什么商业街我还真不知道。”

“那小许你把东西放一下就带他去吧,夜市差不多开始了。”喻文州说。

“什么什么?你们要去哪里?附近那个商业街吗?那个地方好啊!有好多好吃的东西!我跟队长训练完了经常去那边吃晚饭,要不要我给你推荐几个店啊?”一个聒噪的声音插了进来,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叶修躲掉黄少天伸过来的胳膊,往蓝河身旁一闪,“好了不多说了,我们走了!”

“哎哎叶修你怎么刚来就走了?我还想跟你切磋一把呢!你知不知道今天我新试了一种打法绝对吓你一大跳你信不信……”

叶修拉着蓝河头也不回地走了。

喻文州说的没错,夜市确实很好玩,大概因为离蓝雨俱乐部近,很多商铺都贩卖荣耀相关的周边产品,其中以蓝雨战队的居多。以前蓝河也时不时来这边买买周边,在他工作的桌子上就摆有夜雨声烦的手办,造型十分炫酷拉风,有时候蓝河工作累了,看看这款手办就会重新精神起来。

现在跟叶修在一起了,是不是也买一个君莫笑的手办摆在桌上比较好呢?蓝河心想,但他很快就打了个哆嗦。摆君莫笑?那看到的时候浮现出的都是一些很惨痛的回忆吧?

蓝河迅速打消了那个念头,转头一看,发现叶修正盯着一家店里的玻璃橱窗聚精会神,他凑过去,原来里面是一排兴欣战队的角色手办,兴欣作为一只新入联盟的战队拿下了第十赛季的冠军,话题热度大增,这个夏天围绕的都是这个热点,相关的周边产品也是出到火爆,很是风光了一回。

“你喜欢这个?”蓝河问。

“嗯?还好,做得挺传神。”叶修说。荣耀世界里角色的脸大多没有表情,但商家出手办的时候机灵啊,给游戏角色加上了操作者的容貌和惟妙惟肖的表情,比如沐雨橙风是苏沐橙美丽温柔的脸,寒烟柔是唐柔英姿飒爽的脸,包子入侵是包荣兴英俊脱线的脸……毕竟是曾经朝夕相处的队友,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叶修也不禁有些感慨。

“老板,这套手办我要了,帮我装一下。”蓝河招呼了一下。

“啊?不用了,我就看看而已……”叶修连忙阻止,这套手办也不便宜,全队十个人一套下来快抵得上蓝河一个月工资了。

“我印象里你脸皮没这么薄的?”蓝河说,“难得来一趟,送你点礼物也是应该的,你不要我就送别人了。”

话说到这份上,叶修也不再推辞,他扭头看向别的橱窗,“那我也送你个东西好了,你想要什么?君莫笑手办怎么样?”

蓝河刚想说“NO!!!”叶修已经让店员把一个君莫笑装好了,叶修把君莫笑往蓝河怀里一塞,说:“虽然现在君莫笑不是我在用了,不过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不是吗?留着吧,赶紧把你桌上那个夜雨声烦给换下来,看着那个玩意不会觉得耳朵很疼吗?”

这种送人礼物还要插黄少天一刀的功力让蓝河也是醉了,这时候店员把兴欣的一套手办包装好,结完帐后蓝河也效仿叶修把袋子往他怀里一塞,说:“你就积点人品吧。”

叶修抱着那个硕大的袋子呵呵的笑。

“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真好玩。”

“……”

 

相处的时间总是短暂,叶修来G市毕竟不是旅游而是为了工作,三天之后他就随叶秋乘飞机离开。临走那天,蓝河去机场送他们,给叶秋带了些G市特产,还塞给叶修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叶修有些诧异:“你都送了我手办了,还送什么?太客气了吧?”

蓝河说:“你就收着吧,造福你我他。”

叶修:“?”

疑惑了一会儿,蓝河还是没有解释的意思,叶修张开双臂:“呃,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还是回个礼吧。”

蓝河瞟他一眼,回礼是这么回的?

叶修笑了一下,也不管机场人来人往,上前一把抱住了蓝河。他比蓝河高一点儿,正好可以用鼻子蹭他的脖子。

“觉不觉得,这一幕跟两年前很像?”叶修在蓝河耳边轻轻说,声音压得极低,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不过那时候我们还不是这种关系呢。”

蓝河不出意外地耳朵又红了,有点想逃,旁边叶秋还看着呢,这样旁若无人的真的好吗?蓝河伸手去推叶修,这回叶修很容易就被推开,站在离蓝河很近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

“我要走了。”叶修说。

“嗯,一路顺风。”

“下次见?”

“下次见。”

“怎么表情怎么惆怅?舍不得我?”

“……快滚吧你。”

回程的飞机上,叶修拆开了纸盒的包装,原来里面是一部崭新的手机,也是跟荣耀合作的品牌,叶修记得蓝河的手机就是这个牌子,蓝雨款,白色的机身四周镶着天蓝色的边,做工细致,十分清爽;而盒子里的自然是兴欣款,除了四周红色的镶边,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兴欣战队队徽。手机里没有卡,不过是开机状态,叶修翻了翻,通讯录里已经存了两个号码,一个是他的弟弟叶秋的,还一个就是蓝河自己的,存的姓名是“许博远”。在纸盒的底部,压了一张薄薄的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叶修莞尔,把纸条抽出来折好,塞在口袋里,又动动手指,把手机通讯录里那个“许”字删了。

几个小时后,飞机落地。很快蓝河的手机里飞进来一条短信:

“我回到B市了。放心,咱们以后相聚的日子多着呢。”

                                                                                                THE END

【后记】

《相聚》终于写完了,这一章花了很长时间,除了三次元事情比较多以及我中途跑去写了个一万五的原创(揍)外,卡文是最重要的原因。写这个故事很伤神,尽量贴近原作避免ooc挺难的,前作《二日游》还好些,毕竟是原作里有的时间段,人物语言行为都有一定的参照系,况且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到恋爱的程度,照着原作的感觉就好;《相聚》就不一样了,有很多要自己把握分寸的地方,一不小心会跑偏……所以有点辛苦,会强迫症一样的改改改……

嗯,可能还会有一个甜甜的(你确定?)的番外,看我啥时候能写完了……



评论(1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