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音LuLu的时光小栈

图库——这里记载着我画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偶尔放放同人文XD

《相聚有时》番外•落雪无声(下)

蓝河心里一沉,下意识地去看月落乌啼,结果发现这姑娘竟然下线了!一般来说活动过程中是不允许玩家突然退出的,她这样强制下线,八成是采取了一些非正常的暴力手段——比如拔电源。

这招下线遁让蓝河郁闷得很,远影挂了,队里就剩他一个。砍翻几个小怪后,蓝河躲到一棵树后,开始一个个回复狂轰乱炸的消息。

“误会”

“误会”

“都是误会!”

蓝河一边大爆手速敲上一连串的“误会”,一边嘴里焦急地念念有词,正一头汗呢,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极近的“你说什么是误会?”

蓝河寒毛都竖起来了,现实中“噌”地一回头,然而并没有人站在他身后,工作室里只有几个和蓝河一样的工作人员也在忙着圣诞活动。蓝河平复了下狂跳的心脏,把视线转回到游戏里,君归日和一个鬼剑士正静静地站在蓝桥春雪身前。

好,刚打发完一堆八卦的朋友,该来的人总算来了。

“一个月不见,我都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君归日说,懒散的声音里听不出太多情绪。

蓝河没吭声,看了一眼那个鬼剑士,叶修心领神会,对鬼剑士说:“一帆你先到别处杀杀怪,我刚看见微草那小子了,你可以去找他玩玩。”

“好。”乔一帆顺从地操纵着鬼剑士走了。叶修什么都没有明说,但乔一帆这样心思细腻的人怎么看不出来,自觉得避免当电灯泡。

待鬼剑士走远了些,君归日才上前一步,“怎么不说话?你这是承认了?”

蓝桥春雪后退几步,“一个月没联系,上来就问我这个?”

“听你这语气不太高兴啊,怎么了?”

怎么了?还问我怎么了?蓝河有些气结,他不喜欢弯弯绕子,直接明说了,“你不是说你忙吗?没空理我吗?怎么有空来游戏了?”

君归日顿了一下,说:“你在气这个?”

蓝桥春雪扭头,不置一词。

“那你也不能给我戴绿帽子啊?圣诞节我不是来找你来了么。”

蓝河先噎了一下,对“绿帽子”这个时髦词表示不适应,然后说:“找我?你要不是看到世界上那条消息也不会来吧!”

“这你是误会了,”叶修说,“我想找你组队来着,不过看你已经有队了,才拉了一帆一起的。”

“……鬼才信你。”说是这样说,其实蓝河心里已经信了。月落乌啼很早前就邀请蓝河组队,远影也是早早抱紧蓝河大腿,他们三人小队在活动一开始就组建成立,别人根本没有插足之地。

“好了,说完我了,你呢?女朋友是怎么回事?我们才在一起多久你就劈腿?”

……劈腿什么的真心没有啊!蓝河刚想解释,身侧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一个张牙舞爪的小怪斜飞着朝他扑来,还未来得及动作,君归日一个拔刀斩把小怪劈成两半,将蓝桥春雪护在身后,“小心,这里被小怪包围了!”

蓝河这才发现,谈话间已有不少小怪围住了这片树林,一个个挥舞着不同职业的武器向二人冲来,声势浩大,场面壮观。情况如此紧急,蓝河只好把话咽回肚子,跟在君归日后面一路刀光剑影杀出重围。

护城河近在咫尺,吊桥十分钟才会放下一次,两人杀出来后毫不犹豫跳进河里朝城堡游去,没想到河里也有小怪,比岸上的还难对付,在河里窜来窜去的十分灵活,不擅水战的蓝河很快吃亏,血掉的那就一个快,好在君归日及时前来支援,清掉近身的小怪后,催促蓝河:“快点吃药!”

不用提醒蓝河也迅速狂吃药剂,总算把血线稳定住了,狼狈地爬上岸,君归日先上来一步,正左右转动视角观察城堡,还不忘向蓝河得瑟:“有我在靠谱多了吧。”

蓝河:“……”

这人不要脸的气质真是一如既往。

“我说……”蓝河本来想问,咱们又不是一个队的,这是要共同行动吗?你不管你们家的鬼剑士了?结果还没说出几个字呢,就被现实中的敲门声打了个激灵,工作室外有人一边捶门一边喊:“许博远!许博远在吗?!快开门!有你的东西!”

蓝河很疑惑这个点有人来送东西,他没点外卖啊?

“你帮我看着点啊,我这边有点事。”

蓝河跟君归日招呼了一下,起身去开门,原来外面是蓝雨的门卫大叔,看见蓝河迅速把一个纸箱子塞进他怀里,“下午有个人送过来的,说晚上再给你,拿好了啊小伙子!”

蓝河:“?”

他一边走回座位一边拆箱子,随意往电脑屏幕上一瞟,吓得差点把箱子扔了,他的蓝桥春雪不知何时又摔回了护城河里,正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小怪围殴,眼看就要没命了。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帮我看着吗,怎么又掉河里了!!”蓝河那个急啊,赶紧放下箱子抓起鼠标键盘“啪啪啪”地操作起来。

“哦,谁叫你背着我交女朋友。”君归日淡定回话,不紧不慢地杀着岸上的怪。

“你……!”蓝河手一哆嗦,蓝桥春雪跟被电击了一样。感情这货公报私仇呢?

“我没交女朋友!那是别人误会了!”他手忙脚乱地给蓝桥春雪吃回复药剂。

“那你男朋友是谁?”

“……啊?”蓝河一愣神,蓝桥春雪又被小怪砍了一刀,他的生命只剩8%了!

“回答正确我就救你。”君归日还在那边悠闲着。

蓝河真是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被吃得这么牢呢?“……你你你,是你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君归日乐呵呵地笑了声,冲过来三下五除二把小怪解决了。

重新回到岸上,蓝河赶紧查看蓝桥春雪的状态,估摸自己能否撑到救出圣诞公主,这时一个入队邀请扔过来:君归日邀请您加入小队。

蓝河看向君归日,那边很轻松地解释道:“反正你现在也是一个人,不如加入我们?”

 

半个小时后,系统发出公告:恭喜君归日、月见愁、蓝桥春雪小队成功解救圣诞公主!

公告发出一瞬间,黑色城堡消失,周围小怪消失,雾气渐渐消散,雪地裸露出来,雪花重新缓缓飘落,一切回到原点。

“你还要继续玩吗?还是先去领取奖品?”蓝桥春雪抖抖肩上的雪花,收剑入鞘。刚才和恶龙的一番搏斗让两个人耗力不少,蓝河觉得自己得歇歇。

“不玩了,年纪大了,要早点休养生息。”君归日也把剑收起来,整理了下装备,看来是打算结束活动了。

“真难得,你以前都是玩到最后,不拿到积分第一名誓不罢休的。”

“那是,现在不是老了么,玩不动了,况且……”君归日瞥了一眼蓝桥春雪,慢慢挪着步子朝他走过来,蓝河毫无防备,就这样被君归日扑倒在了雪地里。

雪花寂静无声,宛若轻盈的羽毛落在君归日身上,又缓缓滑到蓝桥春雪脸上。蓝河的视野里,是君归日那张面无表情的系统脸,细长的刘海散下来,看起来颇有几分柔和。

“好好的圣诞节,你怎么不回家陪你的男朋友?”君归日带着笑意说。

幸好这是隔着电脑,要是叶修本人站在蓝河面前这么说,那蓝河真是恨不得一个猛子扎进雪地里了。陪男朋友什么的,他倒是想啊,关键是那货人在哪儿呢?

“东西吃了没?味道应该不错,大老远带过来的,别浪费了啊。”

说完这句话,君归日如无其事地起身,大摇大摆地走了,蓝桥春雪在雪地里躺了半天,一点儿动静没有,现实里的蓝河很是头痛地挠了会儿墙,看到桌子上拆了一半的箱子,又继续动手。

里面是几只北京烤鸭,摸了摸还是温的,箱子一拆诱人的香味就弥漫出来,引得工作室里其他人都如狼似虎地扑过来,也不管正在进行中的圣诞活动了。蓝河被推到一边,很是无奈地看着一群豺狼愉快地分享烤鸭,没一会儿,箱子被他们掏空了,一个人惊讶地叫道:“咦,这里还有一个小盒子?看起来很像装戒指的啊!”

蓝河一惊,身体的速度快过脑子,赶在那家伙打开之前将盒子夺了过来,引来大家更加热情的起哄:“哎呀蓝桥,你这是有什么小秘密啊?难不成真是女朋友送你的求婚戒指?”话音刚落就有人对此进行了抨击:“胡说!求婚戒指怎么也该是男方给女方的,哪有女孩子给男人送婚戒的!”“那这个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男人送给蓝桥的?!!”于是一堆人又去翻看装烤鸭的箱子,企图寻找送件人的蛛丝马迹。

眼看事态持续恶化,蓝河不得不赶紧制止:“什么乱七八糟的!再胡闹烤鸭不给你们吃了!”

这招果然管用,大家各自撕了一点鸭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窝回电脑前继续打小怪。

蓝河这才得空打开那个小盒子,深红色,正方形,确实很适合装戒指,蓝河承认,打开之前他是忐忑了一下,然而里面根本不是戒指。

静静躺在盒子里的是一串银色钥匙,做工细致,下面压了一张纸,纸上写了一个地址。

那个地址蓝河有些印象,离蓝雨俱乐部不远。

看蓝河捧着小盒子发呆,又有同事伸长脖子企图八卦,蓝河突然反应过来,抓起钥匙奔了出去。

 

他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看到叶修盘腿坐在崭新的客厅里,茶几上摆放着一台电脑,周围还有许多大大小小未拆封的纸箱。

叶修对蓝河的到来毫不意外,他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笑着说:“忙了一个月,还没收拾好,别嫌弃啊。”

蓝河杵在门口,一时没说话。

叶修笑了一下,朝蓝河伸出双臂:

 “博远,欢迎回家。”

                                                                                             THE END


评论(8)

热度(59)